冰樹丈一郎

冰樹丈一郎是个非常友善的人,他是草帽大船团内的一名记录员,如果你要找他,他就在你身边。

【克比路】正义的背叛 2


   ”所以说......原来是这样呀。克比先生是朋友呀。”乔巴用手擦了擦鼻涕,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当时我好害怕啊……呜……”
  “乔巴先生,我找到了毯子。”克比从船舱的柜子里取来毛毯,将乔巴包了起来,帮他擦着湿淋淋的毛。“路飞大哥和索隆大哥都伤的那么重,你们究竟遇到了什么?”
  索隆脱掉了上衣,抱着刀闭着眼睛靠在路飞的床边休息。他裸露的上半身缠满了带血的绷带。而路飞的四肢全部被绳子捆起来与床绑在一起,嘴里也被被强制塞了两条粗壮的布条固定在床边,他似乎醒着,但是明显看起来很不对劲,看起来虚弱的要命,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他不断的发出不像人类会发出的嘶鸣和喘息。
  克比走向路飞的床边,轻轻的用手放在路飞被束缚住的手臂上。索隆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细不可闻的“啧”了一声。
  乔巴裹着毯子,带着那孩子气的啜泣声,向克比讲述了他们这些天来所经历的,噩梦般的经历。
  那是三天前的一个夜晚,海面风平浪静,那天是,开派对的日子。
  山治做了一个又香又甜的大蛋糕,做了堆成小山那么多的美味料理,大家把所有的酒都搬了出来,路飞把脸埋在蛋糕里大吃了一圈,被山治狠狠的踢了两脚,布鲁克带着大家一起唱着歌,大家笑在一团,赌气般的喝酒,大笑,扭打在一起。天亮之前,大家就睡着了。
  “那天......我掉在酒桶里睡着了,酒桶滚到了角落,直到第二天中午,我醒过来。船上......被洗劫一空,我的诊室里被砸了个稀巴烂,厨房和仓库被放了一场火,全部烧掉了.......大家全都不见了!”乔巴的蓝色鼻子轻微的抽搐着,沉浸在恐惧的回忆里。
  ”下午的时候,索隆回来了,他背着路飞,伤的很重,肚子和腿上有好几道穿透伤......可是船上已经没有任何的药物了,只有藏在船舱的急救包里还剩的一些绷带和镇定剂。路飞一直昏睡着,路飞回来后很痛苦,一直在发烧,还会时不时醒过来吼叫,他的症状还伴随着无差别的破坏和自残,看起来像失了智一样。这很少见,路飞他,可是从来不会生病的啊!”
  “我和索隆害怕他继续伤害自己,就把他束缚起来了。在检查他的身体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手臂上,脖颈处都有密密麻麻的针孔......路飞他,大概是被人被注射了什么有致幻性质的药,看起来有精神控制的效果。他现在的精神完全错乱,完全没自我意识。“
  “我们想要靠岸寻求一些帮助,可是接下来的两天什么也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遇到,没有风,没有岛,什么也没有。路飞衰弱的很厉害......大家也完全没有任何消息,我好担心路飞,也好担心大家......”
  “路飞他今天非常糟糕,糟糕的要命,我感觉他今天格外的衰弱。他看起来太难过了,如果再不为他输液,他可能真的会死。然后我们......遇到了克比先生的军舰。”
  乔巴擦干了眼泪,低下头,说:“克比先生,对不起,将你卷进来了。”
  是这样吗,路飞大哥居然遭受了,这种事.......到底是谁.......
  克比的目光,停在路飞那只露出的手,那只手上的皮肤干瘪了下去,血管突出,时不时的伴随着痉挛。克比把手覆在那只手背上,轻轻的握住。而索隆也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克比。而克比的眼泪不住的流着,他咬紧嘴唇,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眼泪顺着鼻尖和下巴,滴在路飞的手臂上。
  “克比。”索隆开口了,“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无论你是否帮我们,我都会带着路飞把病看好,再去救出那些家伙,他们暂时还死不了呢。我们的伙伴们还在等着我们。”索隆的脸阴沉而又凶狠,他的手按在刀柄上,“我不会放过那些怪家伙,我要把他们全都砍成碎块丢尽海里。”
  克比的蹲在那里,浑身不住的颤抖,然后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用力的揉了揉,用袖子把眼泪都擦掉。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他站起身来,大声的向索隆和乔巴说道:“请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路飞大哥死在这种地方!这里还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会全力的帮助大家脱险的,我有办法。”

  克比说着,转身打开舱门走上甲板,在他从怀里掏出一片形状纤细的叶子,和一个装满红色液体的玻璃瓶,将液体倒入海中,又将叶子放在嘴边,用力的吹响了它——
  尖锐的声响被风向海面卷开,大家感觉到暴风雨中的甲板更加猛烈的震动了起来,就像是有什么巨大的生物正在上浮的前奏。
  “喂,克比,你在做什么?”索隆提着刀冲上甲板问道。
  “索隆大哥,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在那里,可能会有办法治好路飞大哥。”克比双手撑在栏杆上,紧紧的抓住,“要来了,快抓住能抓住的东西!”
  “克比先生!我们要去哪里啊——?”乔巴拼命按住开始挣扎的路飞,大声向克比询问道。
  “我们要去,海军的疗养院之岛——戈林特,那是战后才开始修建的,刚刚竣工,因为这片海域气候和力场的改变,让这座岛与总部失联了,岛上的人员已经全部撤离——”
  "我这次的任务,就是带着大家在巡海的同时,找到安全的去戈林特的路线,别小看我,我可是也在总部学习了不少航海知识啊。“克比探头看着海水在千阳号下方扬起了爆炸般的白浪。”来了——!“
  在漆黑的暴风雨中,巨大的白浪降了下去,根本看不见首尾的黑影出现在千阳号所在的水面下。
  “啊啊啊啊啊啊——超,超可怕啊啊啊啊啊!!”乔巴尖叫着哭了出来,紧紧的抓住路飞的手。
  “这座岛周围已经变成了海兽的巢穴了,贝鲁梅伯情报果然没错,就让我们搭个便车吧——”克比说完,海兽们躁动的身影越来越接近了。“请准备在用一次那个!就是脱离的那个!是叫风来喷射对吗?”
  “啊啊,好,好突然!幸好可乐都有好好的保存下来啊呜呜呜.......”乔巴说完,就看见索隆奔向燃料舱,喷口处已经聚集起躁动的气流了。
  “索隆大哥!!拜托了!!”克比朝索隆所在的方向大喊道,“现在!”
   随着暴动出现的海兽群,千阳号再一次在暴风雨中弹射而起。
   绝不会,让你死的。路飞大哥,这一次,换我来救你。
 

————————

关于【克比x路飞】这对的一点个人想法和分析

最近骤然发现了可比小哥人设上本身极强的魅力,且让我想一点说一点。
大约围绕着,克比个人的人设分析(谨慎观看,带着强烈的恋爱cp脑),以及这对cp的甜虐点(主要围绕着克比的角度)

首先,简要的评价可比个人的人设,他是海贼世界里极为罕见的,同时数一数二的极其单纯又温柔的男性。

  可比作为最先出场的几个角色之一,也是路飞踏上旅途中的第一个朋友,出场时的克比克比身材矮小,体格虚胖。虽然有一头骚粉的头发,但是冬瓜脸+圆圆的眼镜加之其犹豫不决的表现,坐实了懦弱肥宅的样子。而路飞的坚定的拳头,就是改变他人生轨迹的钥匙。

  旁友,这不就是我们最熟悉的”小时候那个总被欺负孤立的窝囊废同学被救赎了“的剧本吗。这,这波没吹起来绝对是因为克比小哥前期的样子实在是太犹豫不定太窝囊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在之后的各种剧情中展现了自己身上最大的魅力——温柔。

  温柔,我个人觉得这是可以给克比直接贴上的标签,他敏感,悲悯,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性格让同理心相比其他人都要强烈,如果说幼稚的克比有着被逼上绝路时愿意为同伴而死的,有着愚蠢却无畏的一腔孤勇的小男孩,那么成长后的克比就是一位做事妥当周全,理智谦逊,强大而温柔的男人,同时也是在海军中冉冉升起的超新星。

  稍微把想法聚拢一点,让我带着可恶的cp脑来看克比是什么样呢?

  1,是个帅哥。两年后身高看起来又拔高了一截子,比起司法岛时登场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迅捷强健。这里感谢汤桑 @极地战士 提供的资料,让我们可以大致推测出克比两年后的身高,在两米左右!!!两年后的克比,将粉毛梳成背头,别上酷酷的头巾+头顶的眼镜。额头上有一道巨大的十字形疤痕,军装上围着一条蓝色我围巾,披风上的”正义“二字随风飘扬,精瘦的,匀称的,18岁的青春少年的身体。野性中带着斯文,从我的角度而言这个造型潮的批爆。

  2,家务全能。克比小哥从可是从杂役开始不断的向上进阶而来的,属于底层一路奋斗上来的那一挂,完全可以预见他的办事能力和效率。而且漫长的杂役生涯让我确定了克比小哥绝对是个家务全能!绝对!百分之百!细致

  3,奶狗,温柔谦逊,真诚又纯情,丽贝卡一句”你也喜欢路西吗?克比小哥❤“直接问的红起脸咬着嘴唇辩解。哇噢......长期的军旅生活肯定对感情懵懵懂懂,有点笨拙,加上有点不自信,这这这,简直就是标准的一只奶狗啊——同时,两年后的克比仅有18岁,是海贼世界少有的,或者目前为止绝无仅有的一只!!路飞相关的年下cp!!!

  然后我们来说说这对迅速成长的黑白双雄(?)的感情会是什么样,以及这对的甜虐点集中于哪里。

  由于二人的立场和克比的性格,这份感情必然是隐晦又低调的,那是对救命恩人与憧憬之人崇敬又微妙的情感,又因为海军的自觉,这份感情只能在胸间不断发酵,呼之欲出又咬紧牙关堵在自己嘴里。与巴托不一样,18岁的克比是实打实踩着路飞的脚印,在心里暗自与他较真着的。他在别人面前也许会表现的有些犹豫不决,可唯独在路飞面前,他想要展现自己最像男子汉的一面,与”海贼王“针锋相对的那个梦想”海军大将“!
同时在这里再感谢一次汤桑 @极地战士 的补充,那就是他们的感情模式有可能会接近一种“大佐在背着海军全体上下偷偷追星”的形式hhhhh

  碰见路飞大哥就会兴奋的心脏狂跳但是要假装理所应当的执行公务,假如两人一起生活,克比绝对会把路飞照顾的妥妥当当宠上天好吗!!想象一下那个范围广,反应奇快,强大的不得了的见闻色能力,配上他那几百米外跳海追鱼雷的迅捷身手。想象一下,一分钟前路飞正因为没有带钱于是吃了霸王餐而被饭店老板骂,一分钟后克比就从家里狂奔瞬移出现在二人身边一边付钱一边鞠躬赔礼道歉的样子。噢,我不行了。

  虐点也很明确,那就是双方是绝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的,对立的立场终究会将二人隔开,敌对是永久的。无论是谁都无法背叛自己的信仰。离别是每时每刻的,双方的距离只会随着成长越来越远。

同时,迅速成长起来的克比也可能会出现极端的心态,也就是我们都喜闻乐见的“粉切黑”,由崇拜着路飞的温柔犹豫的邻家男孩变为有着深沉心机和计谋,并将占有欲和破坏欲融为一体的邪恶军官,是不是同样让人心动呢?


  那又如何呢,年轻的,粉色头发的上校摸着自己的脑袋,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因为我会成长为和你相匹配的男人啊。

  我们是敌人......不能太亲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