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樹丈一郎

冰樹丈一郎是个非常友善的人,他是草帽大船团内的一名记录员,如果你要找他,他就在你身边。

【罗路】假如他已经变成一条面包棍

  特拉法尔加·罗有那么一天清早醒来,发现身边躺着一条面包棍。

  问题被摆在了眼前,昨夜的草帽当家的已经变成了一条面包棍,那么这位26岁的成年男士该如何面对这个事实,处理这个事态呢。他是把他当做一条面包棍、还是继续当做一个人? ——出于延续下来的,同盟的忠诚与个人角度出发的爱。他把她始终当做一个具有独立人格、但表达不出来的人。以此想来,这条路飞面包棍此时一定焦虑极了,而特拉法尔加·罗亦是如此。

  特拉法尔加·罗把他妥善的安放起来,绝对不能放在厨房、餐桌等地,以免他被同伴们误食。同时特拉法尔加·罗要通知全体团员,从此以后船上里除了他——草帽当家的,这条面包棍,禁止出现任何面包棍,以确保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将他和其他面包棍混淆。——这是保障他生命的必要牺牲,而这只是无关痛痒的一点点小牺牲(团员们再也没有面包吃了)。

  保质同样是个大问题。面包棍是脆弱的,旅行的潮气一不小心就会让草帽当家的发霉。为此,特拉法尔加·罗考虑过要为他单独买一个冰箱,具有冷冻功能。但这会让他冻的像一块硬石头,他也考虑弄一个干净的暖炉间,要可以把草帽当家的安全的放置在某处接受热量,可这又可能会不小心把他烤焦。因此,他为了面包条的保质问题开了好几场全体会议,通过集思广益。大家为同盟的这位船长——如今的面包条购买了一个专属冰箱,并用纸仔细的,紧紧的包裹住它,把它安全的放置在冷冻箱里,等到节假日、派对、登陆等需要带他出来时,再把她拿出来自然解冻。这样,他就不会因为旅行的颠簸而受任何的伤害。冰箱放在船长特拉法尔加·罗的卧室里。当然,这个冰箱从此以后也决不能放任何物品,因为要避免他沾染上食品乱七八糟的味道。

  特拉法尔加·罗是爱干净的人,即使同盟的那位变成了一条面包棍,也一定要卫生和干净。特拉法尔加·罗需要每天给他检查卫生,用最好的面巾纸慢慢擦拭,小心不碰伤他的皮肤。面包是脆弱的,外面薄薄一层脆皮就是他唯一的屏障——没有橡胶果实,没有武装色,因此一定要保护好。船上里需要经常性的除虫,以防止同盟的这位面包条在他不知情的时候被虫咬。

  至于针对草帽当家的追捕,特拉法尔加·罗不得不帮他打理,告知叼着雪茄的白猎当家的,草帽已经回到他的伙伴身边去了,而且恐怕一时半会不会跟他再碰头。不让别人知道草帽当家的已经变成了一条面包棍,特拉法尔加·罗不得不将以前报纸上的提及草帽当家的所有资讯都再读几遍。以应对各式各样来打来电话虫向它询问草帽何去何从的家伙,同时要小心的躲避开草帽一伙遗失船长的怒火追击,因此整个红心海贼团都进入了躲躲闪闪的航行状态。特拉法尔加·罗绝对不希望被草帽当家的伙伴们知道,船长已经变成了一条面包棍。 他变成了面包棍,那些人一定会伤心欲绝,那只小狸猫大概率会哭的昏死过去。但是如今在与草帽当家的同行的时候,却实实在在的比以前省下不少钱。例如如今吃饭的话,只要像曾经一样正常的做饭就行。没有人会再一顿吃掉一船人三天的食物。

  如今,特拉法尔加·罗依旧和面包棍悄悄的航行着;偶尔在登陆时为他拍张照片,并请船员们给他们合照。以共以后证明这段日子是真实存在的。 特拉法尔加·罗在别人眼中,恐怕会变成一个疯子,无论去哪里,都背着长刀鬼哭和一条面包棍,甚至登陆时港口人多一些,船员们都不愿意帮他们合照——“我们的老大......看起来太傻了!——贝波”船员们时刻紧张着海军,草帽一伙,草帽的追随者,还有随时冒出来的记者们的夹击。而且没准,这事一旦败露,世界都将为之震动。船长的名字会在世界上更加臭名昭著,新的绰号也许是“面包男”?自他变成了一条面包棍,罗已经有一系列与他的合影——与名为蒙奇·D·路飞的合影;特拉法尔加·罗手拿面包棍,或坐在角落里微笑,或冷淡又漫不经心的看着镜头,对待面包棍一如对待曾经的草帽当家。在船员们眼里,他们的船长因目睹好友消失而疯狂,而在特拉法尔加·罗自己心中,他知晓自己的最爱,自己的忠诚是属于一根面包棍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可以接受。 但他并不承认自己因此从恋人变成了恋物。他爱的不是面包棍,是草帽当家的。但草帽当家的现在变成了一根面包棍,那他就将爱上他变化后的这根面包棍。同时特拉法尔加·罗会不厌其烦的和大家解释,具有独立人格的话,无论是面包棍,梅干还是别的什么,他都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只是无法再伸缩自如罢了。 这样慢慢,特拉法尔加·罗和船上的各位都再也不吃面包。他希望经过自己身边的每条面包棍都能得到也许以前得不到的注意。闻着面包棍的气味,他本能的闭紧了嘴,而在接触到草帽当家的——面包棍的时候,就将紧闭的嘴化为一个小小的吻——这样慢慢的,他那颗破碎的心逐渐修补,特拉法尔加·罗既习惯了照顾一条面包棍,也习惯了平静的生活。

  他的墙上贴着那些有关草帽当家的报纸与新闻消息,照片。还有几张草帽一伙的通缉令,而另一部分是和面包棍的合影。这样使特拉法尔加·罗感到内心宽慰,让他相信草帽当家的从未走远,让他想起过去的点点快乐。特拉法尔加·罗用眼睛记录下他所有的角度,用摄像机纪录和他一起值得珍藏的时刻,并用笔写下每一篇关于面包棍的日记。

  特拉法尔加·罗一直相信,某一天,当他醒来,身边的面包棍已经变回了沉睡的他。特拉法尔加·罗丝毫不会大惊小怪,只会静静的看着他,伸手用“ROOM”拿起相机,再躺回床上给他拍照。他想,草帽当家的终于回来了。

——————————
这个小故事改编自双喜的小说《假如我的恋人变成了一个馒头》我觉得这个命题真是太浪漫了,这是一个关于爱的伟大又温柔的解答,假如我的外貌,才华,能力,家世。性格,财富,我的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我的爱人,你是否还会爱我?
我爱你,因为我忠于爱情本身,和你。
我想这样温柔细腻的特拉仔该是多么可爱啊——我仅仅是想要看到这样的特拉仔而已。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