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樹丈一郎

冰樹丈一郎是个非常友善的人,他是草帽大船团内的一名记录员,如果你要找他,他就在你身边。

呜呜呜最近因为学业的事不得不停更了几天,接下来会恢复更新!同时暗搓搓的开始准备搞个小汽车开!
克比路真的好磕,我也想看文手太太们产粮啊!!!(泣)

【克比路】正义的背叛 2


   ”所以说......原来是这样呀。克比先生是朋友呀。”乔巴用手擦了擦鼻涕,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当时我好害怕啊……呜……”
  “乔巴先生,我找到了毯子。”克比从船舱的柜子里取来毛毯,将乔巴包了起来,帮他擦着湿淋淋的毛。“路飞大哥和索隆大哥都伤的那么重,你们究竟遇到了什么?”
  索隆脱掉了上衣,抱着刀闭着眼睛靠在路飞的床边休息。他裸露的上半身缠满了带血的绷带。而路飞的四肢全部被绳子捆起来与床绑在一起,嘴里也被被强制塞了两条粗壮的布条固定在床边,他似乎醒着,但是明显看起来很不对劲,看起来虚弱的要命,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他不断的发出不像人类会发出的嘶鸣和喘息。
  克比走向路飞的床边,轻轻的用手放在路飞被束缚住的手臂上。索隆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细不可闻的“啧”了一声。
  乔巴裹着毯子,带着那孩子气的啜泣声,向克比讲述了他们这些天来所经历的,噩梦般的经历。
  那是三天前的一个夜晚,海面风平浪静,那天是,开派对的日子。
  山治做了一个又香又甜的大蛋糕,做了堆成小山那么多的美味料理,大家把所有的酒都搬了出来,路飞把脸埋在蛋糕里大吃了一圈,被山治狠狠的踢了两脚,布鲁克带着大家一起唱着歌,大家笑在一团,赌气般的喝酒,大笑,扭打在一起。天亮之前,大家就睡着了。
  “那天......我掉在酒桶里睡着了,酒桶滚到了角落,直到第二天中午,我醒过来。船上......被洗劫一空,我的诊室里被砸了个稀巴烂,厨房和仓库被放了一场火,全部烧掉了.......大家全都不见了!”乔巴的蓝色鼻子轻微的抽搐着,沉浸在恐惧的回忆里。
  ”下午的时候,索隆回来了,他背着路飞,伤的很重,肚子和腿上有好几道穿透伤......可是船上已经没有任何的药物了,只有藏在船舱的急救包里还剩的一些绷带和镇定剂。路飞一直昏睡着,路飞回来后很痛苦,一直在发烧,还会时不时醒过来吼叫,他的症状还伴随着无差别的破坏和自残,看起来像失了智一样。这很少见,路飞他,可是从来不会生病的啊!”
  “我和索隆害怕他继续伤害自己,就把他束缚起来了。在检查他的身体的时候,我发现他的手臂上,脖颈处都有密密麻麻的针孔......路飞他,大概是被人被注射了什么有致幻性质的药,看起来有精神控制的效果。他现在的精神完全错乱,完全没自我意识。“
  “我们想要靠岸寻求一些帮助,可是接下来的两天什么也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遇到,没有风,没有岛,什么也没有。路飞衰弱的很厉害......大家也完全没有任何消息,我好担心路飞,也好担心大家......”
  “路飞他今天非常糟糕,糟糕的要命,我感觉他今天格外的衰弱。他看起来太难过了,如果再不为他输液,他可能真的会死。然后我们......遇到了克比先生的军舰。”
  乔巴擦干了眼泪,低下头,说:“克比先生,对不起,将你卷进来了。”
  是这样吗,路飞大哥居然遭受了,这种事.......到底是谁.......
  克比的目光,停在路飞那只露出的手,那只手上的皮肤干瘪了下去,血管突出,时不时的伴随着痉挛。克比把手覆在那只手背上,轻轻的握住。而索隆也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克比。而克比的眼泪不住的流着,他咬紧嘴唇,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眼泪顺着鼻尖和下巴,滴在路飞的手臂上。
  “克比。”索隆开口了,“总之事情就是这样,无论你是否帮我们,我都会带着路飞把病看好,再去救出那些家伙,他们暂时还死不了呢。我们的伙伴们还在等着我们。”索隆的脸阴沉而又凶狠,他的手按在刀柄上,“我不会放过那些怪家伙,我要把他们全都砍成碎块丢尽海里。”
  克比的蹲在那里,浑身不住的颤抖,然后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用力的揉了揉,用袖子把眼泪都擦掉。他的眼神变得坚定,他站起身来,大声的向索隆和乔巴说道:“请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路飞大哥死在这种地方!这里还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会全力的帮助大家脱险的,我有办法。”

  克比说着,转身打开舱门走上甲板,在他从怀里掏出一片形状纤细的叶子,和一个装满红色液体的玻璃瓶,将液体倒入海中,又将叶子放在嘴边,用力的吹响了它——
  尖锐的声响被风向海面卷开,大家感觉到暴风雨中的甲板更加猛烈的震动了起来,就像是有什么巨大的生物正在上浮的前奏。
  “喂,克比,你在做什么?”索隆提着刀冲上甲板问道。
  “索隆大哥,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在那里,可能会有办法治好路飞大哥。”克比双手撑在栏杆上,紧紧的抓住,“要来了,快抓住能抓住的东西!”
  “克比先生!我们要去哪里啊——?”乔巴拼命按住开始挣扎的路飞,大声向克比询问道。
  “我们要去,海军的疗养院之岛——戈林特,那是战后才开始修建的,刚刚竣工,因为这片海域气候和力场的改变,让这座岛与总部失联了,岛上的人员已经全部撤离——”
  "我这次的任务,就是带着大家在巡海的同时,找到安全的去戈林特的路线,别小看我,我可是也在总部学习了不少航海知识啊。“克比探头看着海水在千阳号下方扬起了爆炸般的白浪。”来了——!“
  在漆黑的暴风雨中,巨大的白浪降了下去,根本看不见首尾的黑影出现在千阳号所在的水面下。
  “啊啊啊啊啊啊——超,超可怕啊啊啊啊啊!!”乔巴尖叫着哭了出来,紧紧的抓住路飞的手。
  “这座岛周围已经变成了海兽的巢穴了,贝鲁梅伯情报果然没错,就让我们搭个便车吧——”克比说完,海兽们躁动的身影越来越接近了。“请准备在用一次那个!就是脱离的那个!是叫风来喷射对吗?”
  “啊啊,好,好突然!幸好可乐都有好好的保存下来啊呜呜呜.......”乔巴说完,就看见索隆奔向燃料舱,喷口处已经聚集起躁动的气流了。
  “索隆大哥!!拜托了!!”克比朝索隆所在的方向大喊道,“现在!”
   随着暴动出现的海兽群,千阳号再一次在暴风雨中弹射而起。
   绝不会,让你死的。路飞大哥,这一次,换我来救你。
 

————————

【克比路】正义的背叛 1

    食用说明:
  1,非架空,正剧,短连载,大约是日更或者半日更,5章左右,全部写完会做个合集,篇幅还是比较短(害羞挠头)大概感觉像封面的连载小故事那样吧
  2,cp可能包含:克比x路飞,索隆x路飞

——————————

  那是发生在,某一天18岁的海军大佐克比去巡海过程时的一件事。
  有厚重的,可怖的雷云带着狂风正从西南方向奔来,湿润的空气躁动着。航海士对气候是敏感的,而克比同样也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不详的天气即将降临。
  罗罗诺亚·索隆把刀放在面前,双膝跪地,额头重重的磕在甲板上。所有的海军的枪都瞄准了剑士的头,大家屏住了呼吸,死死的盯着这个四海闻名的男人。而勉强够到桅杆的乔巴带着痛苦的哭声又重复了一遍:“我们的船长要死掉了,这不是假话,入狱也好,处刑也好,请先优先用药物治疗他,我们是不会抵抗的!全员都不会抵抗的!”那是小孩子一样的呜咽声,“我们不会抵抗,怎样都好,其救救,救救我,我们......的穿赃(船长)!”
  不是真的吧,喂。喂,真的是,是路飞大哥和索隆大哥他们吗......?死,怎么可能会.....
  那漆黑的暴风雨就要来了。
  克比近乎被这突如其来的画面惊悚到发抖了,他的喉咙像吞了铁块,他盯着看了一眼那只哭的几乎晕厥过去的小驯鹿,视线又移向那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绿头发剑士。希望能找到一点证明这是一场骗局的端倪。可是当他与剑士的目光相对,看见剑士那双瞪的近乎要流血的双眼,意识到这确实是赤裸裸的现实。
  克比情不自禁向前走了两步,走到了士兵们的前面,副官凑上前去在他的耳边提醒他:“大佐,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恶徒,不可以听信这种人说的话,我们现在先报告上级,然后趁他们的船上只有两名船员的时候把他们一网打尽.......”
  “不,先不要报告上级!”克比的视线从索隆的身上转移到了船舱紧闭的门上,闭上了眼睛,仅仅一秒又睁开了,他急促的呼吸着,仿佛是激动或者痛苦的扭曲了表情。但他还是稳了稳自己的呼吸,接着说道:“我来......我先去确认真伪。”
  不会有错的,这是真的。
  “那绝对是骗局啊!大佐,请不要武断!”
  无视了副官大声的劝阻,克比踏上桅杆,一跃而起,跳上了千阳号的甲板,站在了索隆的身侧。他背对着海军们,低头轻声地,问了一句:“是真的吧?”
  ”快要断气了。“剑士抬起头,看向这位年轻的军官。映入眼帘的是军官那张扭曲的到极点的脸,军官憋在眼眶中的眼泪和鼻涕顺着脸留下挣扎的痕迹。克比继续向前走,推开船舱的门,他呆住了几秒,然后转身露出震怒的神情大喝道:”可恶的海贼骗子!!“白影一闪,克比的身影从船舱门口瞬间移动到了索隆身边,而索隆的刀也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下一秒,刀刃被军官的皮鞋挡住。克比低声说了一句:”向东北逃。“接着是两招迅捷的踢技,那是结合了六式中“剃”的一部分迅猛的招数,索隆挑了一下眉毛,接着,克比倒在索隆的脚下,秋水坚不可摧的刀刃刺破过克比的围巾,紧紧的贴在他的脖颈处。
  “乔巴,准备风来喷射,东北方向!”索隆转头向乔巴大声的下了命令。
  “大佐!!克比大佐!!”“开枪,立刻开枪!别让他们跑了,夺回大佐!”
  索隆用一只手拎起克比的领子,将刀背比在他的脖子上,狂风大作,那片漆黑的雷云正正好好的飘在了他们的头顶,一道闪电让所有人惊诧的表情都暴露了出来,惊悚的,愤怒的,坚毅的,流着泪的脸——克比印着”正义“大字的披风滑落,被海军士兵们的子弹穿过。
  ”请大家别轻举妄动!!相信我,我会解决的!“克比举起双手,年轻的大佐脸上是难以言说的一种刚毅。士兵们的子弹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停滞了。
  ”要走了!索隆!“乔巴大叫到,”幸好有和弗兰奇学会的风——来——喷——射!“
  千阳号的船身如弹射一般,就着拔山倒树而来的风势,消失在了暴风雨的阴影之中。
  ”大佐——大佐——!克比大佐——!“
  “总部,总部,这里是T749区,现在向您报告,巡逻过程中克比大佐被草帽一伙作为人质劫持!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关于【克比x路飞】这对的一点个人想法和分析

最近骤然发现了可比小哥人设上本身极强的魅力,且让我想一点说一点。
大约围绕着,克比个人的人设分析(谨慎观看,带着强烈的恋爱cp脑),以及这对cp的甜虐点(主要围绕着克比的角度)

首先,简要的评价可比个人的人设,他是海贼世界里极为罕见的,同时数一数二的极其单纯又温柔的男性。

  可比作为最先出场的几个角色之一,也是路飞踏上旅途中的第一个朋友,出场时的克比克比身材矮小,体格虚胖。虽然有一头骚粉的头发,但是冬瓜脸+圆圆的眼镜加之其犹豫不决的表现,坐实了懦弱肥宅的样子。而路飞的坚定的拳头,就是改变他人生轨迹的钥匙。

  旁友,这不就是我们最熟悉的”小时候那个总被欺负孤立的窝囊废同学被救赎了“的剧本吗。这,这波没吹起来绝对是因为克比小哥前期的样子实在是太犹豫不定太窝囊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在之后的各种剧情中展现了自己身上最大的魅力——温柔。

  温柔,我个人觉得这是可以给克比直接贴上的标签,他敏感,悲悯,犹豫不决,瞻前顾后的性格让同理心相比其他人都要强烈,如果说幼稚的克比有着被逼上绝路时愿意为同伴而死的,有着愚蠢却无畏的一腔孤勇的小男孩,那么成长后的克比就是一位做事妥当周全,理智谦逊,强大而温柔的男人,同时也是在海军中冉冉升起的超新星。

  稍微把想法聚拢一点,让我带着可恶的cp脑来看克比是什么样呢?

  1,是个帅哥。两年后身高看起来又拔高了一截子,比起司法岛时登场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迅捷强健。这里感谢汤桑 @极地战士 提供的资料,让我们可以大致推测出克比两年后的身高,在两米左右!!!两年后的克比,将粉毛梳成背头,别上酷酷的头巾+头顶的眼镜。额头上有一道巨大的十字形疤痕,军装上围着一条蓝色我围巾,披风上的”正义“二字随风飘扬,精瘦的,匀称的,18岁的青春少年的身体。野性中带着斯文,从我的角度而言这个造型潮的批爆。

  2,家务全能。克比小哥从可是从杂役开始不断的向上进阶而来的,属于底层一路奋斗上来的那一挂,完全可以预见他的办事能力和效率。而且漫长的杂役生涯让我确定了克比小哥绝对是个家务全能!绝对!百分之百!细致

  3,奶狗,温柔谦逊,真诚又纯情,丽贝卡一句”你也喜欢路西吗?克比小哥❤“直接问的红起脸咬着嘴唇辩解。哇噢......长期的军旅生活肯定对感情懵懵懂懂,有点笨拙,加上有点不自信,这这这,简直就是标准的一只奶狗啊——同时,两年后的克比仅有18岁,是海贼世界少有的,或者目前为止绝无仅有的一只!!路飞相关的年下cp!!!

  然后我们来说说这对迅速成长的黑白双雄(?)的感情会是什么样,以及这对的甜虐点集中于哪里。

  由于二人的立场和克比的性格,这份感情必然是隐晦又低调的,那是对救命恩人与憧憬之人崇敬又微妙的情感,又因为海军的自觉,这份感情只能在胸间不断发酵,呼之欲出又咬紧牙关堵在自己嘴里。与巴托不一样,18岁的克比是实打实踩着路飞的脚印,在心里暗自与他较真着的。他在别人面前也许会表现的有些犹豫不决,可唯独在路飞面前,他想要展现自己最像男子汉的一面,与”海贼王“针锋相对的那个梦想”海军大将“!
同时在这里再感谢一次汤桑 @极地战士 的补充,那就是他们的感情模式有可能会接近一种“大佐在背着海军全体上下偷偷追星”的形式hhhhh

  碰见路飞大哥就会兴奋的心脏狂跳但是要假装理所应当的执行公务,假如两人一起生活,克比绝对会把路飞照顾的妥妥当当宠上天好吗!!想象一下那个范围广,反应奇快,强大的不得了的见闻色能力,配上他那几百米外跳海追鱼雷的迅捷身手。想象一下,一分钟前路飞正因为没有带钱于是吃了霸王餐而被饭店老板骂,一分钟后克比就从家里狂奔瞬移出现在二人身边一边付钱一边鞠躬赔礼道歉的样子。噢,我不行了。

  虐点也很明确,那就是双方是绝不会改变自己的立场的,对立的立场终究会将二人隔开,敌对是永久的。无论是谁都无法背叛自己的信仰。离别是每时每刻的,双方的距离只会随着成长越来越远。

同时,迅速成长起来的克比也可能会出现极端的心态,也就是我们都喜闻乐见的“粉切黑”,由崇拜着路飞的温柔犹豫的邻家男孩变为有着深沉心机和计谋,并将占有欲和破坏欲融为一体的邪恶军官,是不是同样让人心动呢?


  那又如何呢,年轻的,粉色头发的上校摸着自己的脑袋,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因为我会成长为和你相匹配的男人啊。

  我们是敌人......不能太亲密啊!

   

  

【罗路】假如他已经变成一条面包棍

  特拉法尔加·罗有那么一天清早醒来,发现身边躺着一条面包棍。

  问题被摆在了眼前,昨夜的草帽当家的已经变成了一条面包棍,那么这位26岁的成年男士该如何面对这个事实,处理这个事态呢。他是把他当做一条面包棍、还是继续当做一个人? ——出于延续下来的,同盟的忠诚与个人角度出发的爱。他把她始终当做一个具有独立人格、但表达不出来的人。以此想来,这条路飞面包棍此时一定焦虑极了,而特拉法尔加·罗亦是如此。

  特拉法尔加·罗把他妥善的安放起来,绝对不能放在厨房、餐桌等地,以免他被同伴们误食。同时特拉法尔加·罗要通知全体团员,从此以后船上里除了他——草帽当家的,这条面包棍,禁止出现任何面包棍,以确保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将他和其他面包棍混淆。——这是保障他生命的必要牺牲,而这只是无关痛痒的一点点小牺牲(团员们再也没有面包吃了)。

  保质同样是个大问题。面包棍是脆弱的,旅行的潮气一不小心就会让草帽当家的发霉。为此,特拉法尔加·罗考虑过要为他单独买一个冰箱,具有冷冻功能。但这会让他冻的像一块硬石头,他也考虑弄一个干净的暖炉间,要可以把草帽当家的安全的放置在某处接受热量,可这又可能会不小心把他烤焦。因此,他为了面包条的保质问题开了好几场全体会议,通过集思广益。大家为同盟的这位船长——如今的面包条购买了一个专属冰箱,并用纸仔细的,紧紧的包裹住它,把它安全的放置在冷冻箱里,等到节假日、派对、登陆等需要带他出来时,再把她拿出来自然解冻。这样,他就不会因为旅行的颠簸而受任何的伤害。冰箱放在船长特拉法尔加·罗的卧室里。当然,这个冰箱从此以后也决不能放任何物品,因为要避免他沾染上食品乱七八糟的味道。

  特拉法尔加·罗是爱干净的人,即使同盟的那位变成了一条面包棍,也一定要卫生和干净。特拉法尔加·罗需要每天给他检查卫生,用最好的面巾纸慢慢擦拭,小心不碰伤他的皮肤。面包是脆弱的,外面薄薄一层脆皮就是他唯一的屏障——没有橡胶果实,没有武装色,因此一定要保护好。船上里需要经常性的除虫,以防止同盟的这位面包条在他不知情的时候被虫咬。

  至于针对草帽当家的追捕,特拉法尔加·罗不得不帮他打理,告知叼着雪茄的白猎当家的,草帽已经回到他的伙伴身边去了,而且恐怕一时半会不会跟他再碰头。不让别人知道草帽当家的已经变成了一条面包棍,特拉法尔加·罗不得不将以前报纸上的提及草帽当家的所有资讯都再读几遍。以应对各式各样来打来电话虫向它询问草帽何去何从的家伙,同时要小心的躲避开草帽一伙遗失船长的怒火追击,因此整个红心海贼团都进入了躲躲闪闪的航行状态。特拉法尔加·罗绝对不希望被草帽当家的伙伴们知道,船长已经变成了一条面包棍。 他变成了面包棍,那些人一定会伤心欲绝,那只小狸猫大概率会哭的昏死过去。但是如今在与草帽当家的同行的时候,却实实在在的比以前省下不少钱。例如如今吃饭的话,只要像曾经一样正常的做饭就行。没有人会再一顿吃掉一船人三天的食物。

  如今,特拉法尔加·罗依旧和面包棍悄悄的航行着;偶尔在登陆时为他拍张照片,并请船员们给他们合照。以共以后证明这段日子是真实存在的。 特拉法尔加·罗在别人眼中,恐怕会变成一个疯子,无论去哪里,都背着长刀鬼哭和一条面包棍,甚至登陆时港口人多一些,船员们都不愿意帮他们合照——“我们的老大......看起来太傻了!——贝波”船员们时刻紧张着海军,草帽一伙,草帽的追随者,还有随时冒出来的记者们的夹击。而且没准,这事一旦败露,世界都将为之震动。船长的名字会在世界上更加臭名昭著,新的绰号也许是“面包男”?自他变成了一条面包棍,罗已经有一系列与他的合影——与名为蒙奇·D·路飞的合影;特拉法尔加·罗手拿面包棍,或坐在角落里微笑,或冷淡又漫不经心的看着镜头,对待面包棍一如对待曾经的草帽当家。在船员们眼里,他们的船长因目睹好友消失而疯狂,而在特拉法尔加·罗自己心中,他知晓自己的最爱,自己的忠诚是属于一根面包棍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他可以接受。 但他并不承认自己因此从恋人变成了恋物。他爱的不是面包棍,是草帽当家的。但草帽当家的现在变成了一根面包棍,那他就将爱上他变化后的这根面包棍。同时特拉法尔加·罗会不厌其烦的和大家解释,具有独立人格的话,无论是面包棍,梅干还是别的什么,他都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人。只是无法再伸缩自如罢了。 这样慢慢,特拉法尔加·罗和船上的各位都再也不吃面包。他希望经过自己身边的每条面包棍都能得到也许以前得不到的注意。闻着面包棍的气味,他本能的闭紧了嘴,而在接触到草帽当家的——面包棍的时候,就将紧闭的嘴化为一个小小的吻——这样慢慢的,他那颗破碎的心逐渐修补,特拉法尔加·罗既习惯了照顾一条面包棍,也习惯了平静的生活。

  他的墙上贴着那些有关草帽当家的报纸与新闻消息,照片。还有几张草帽一伙的通缉令,而另一部分是和面包棍的合影。这样使特拉法尔加·罗感到内心宽慰,让他相信草帽当家的从未走远,让他想起过去的点点快乐。特拉法尔加·罗用眼睛记录下他所有的角度,用摄像机纪录和他一起值得珍藏的时刻,并用笔写下每一篇关于面包棍的日记。

  特拉法尔加·罗一直相信,某一天,当他醒来,身边的面包棍已经变回了沉睡的他。特拉法尔加·罗丝毫不会大惊小怪,只会静静的看着他,伸手用“ROOM”拿起相机,再躺回床上给他拍照。他想,草帽当家的终于回来了。

——————————
这个小故事改编自双喜的小说《假如我的恋人变成了一个馒头》我觉得这个命题真是太浪漫了,这是一个关于爱的伟大又温柔的解答,假如我的外貌,才华,能力,家世。性格,财富,我的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我的爱人,你是否还会爱我?
我爱你,因为我忠于爱情本身,和你。
我想这样温柔细腻的特拉仔该是多么可爱啊——我仅仅是想要看到这样的特拉仔而已。

这里是冰樹丈一郎的频道!暂时没有外号,目前正在激情招募好友中!特别想和您做同伴!

我什么都喜欢!我全都喜欢!
友善度爆表,这个账号就是来随意吃粮快乐人生的,偶尔放些自己的小摸鱼和小记录。欢迎大家来找我玩,来者不拒超话痨的
本月最喜欢的还是罗桑和烟鬼长官,我磕爆!
本周的心动男士是克比上校!(9.12)